• <optgroup id="o6622"><li id="o6622"><del id="o6622"></del></li></optgroup>
  • <input id="o6622"></input>
    <track id="o6622"><em id="o6622"></em></track>
  • 走進七中

    校慶專題

    校友來信‖張沁笛:你對我的好,我都知道
    作者:管理員 時間:2022-03-09 點擊率:327

    在木里,每當我走進班級,跨上講臺,清清嗓子喊“上課”后,有個孩子雄渾有力的喊一聲“起立”,孩子們刷地站起,齊聲問好。

    在這群高高低低的學生當中,有個小小黑黑的,頭發總是向上翹起的男孩,我叫他小扎西,是班上出了名的背書困難戶。起立時,他總是努力地扭動著身子,操著蹩腳的普通話,賣力地喊道:老師好!——”雖然他的歇斯底里偶爾會遭到我的制止,但語言背后的天真和純粹,讓我感動。

    其實,小時候,我不喜歡老師。

    一到寒暑假,我就無比悲傷,別的小朋友可以在家里偷偷看電視、玩游戲??晌耶斃蠋煹膵寢寘s跟我一起放假。于是,我有做不完的習題、念不完的單詞。因為不喜歡媽媽的約束,所以我順帶著討厭老師這個職業。

    長達五年的青春叛逆期,我憑著一點小聰明,打著成績還不錯的幌子和老師斗智斗勇。英語課,我偷偷地躲在角落里吃東西;語文課,把郭敬明的小說翻出來讀了一遍又一遍;數學老師被我氣得跳腳,大罵“有張沁笛在教室的一天,就別指望我來給你們上課”。

    那會兒,不想聽課時,最常做的事就是做夢,做關于未來的夢。不如去當個律師吧,我能言善辯,在庭審現場定把對方駁得個啞口無言。要不,做點小生意吧,從小懂得以物易物的我,還不得掙個盆滿缽滿。實在不行,拉沙子、和水泥,在工地上當個包工頭,也還是小有成就……總之,我少年時關于未來的種種期許都與老師這個職業毫無關系。

    然而,成長真是漫長又神奇,它總在你沾沾自喜之時給你一記重擊。我對未來的所有美好幻想都伴隨著高考失利而破碎一地。悄悄拾起曾經的自負與叛逆,選擇重頭再來需要很大的勇氣。

    在我最落魄的時候,我遇到了他,我高三的數學老師兼班主任--張棟成老師。

    學校成立復讀班,把高三勵志班拆分為高三(3)班和高三(13)班,復讀生被安插到這兩個勵志班里。張老師接了我們班,高三(13)班。他個子不高,身材微胖,面容和善,雖然長相不是很出眾,但說話既溫柔又好聽。上課喜歡端著一杯水,講到精彩之處一飲而盡,舉手投足間盡顯瀟灑和才氣。

    一次數學課,講到立體幾何。那節課是怎么上的已經完全沒有了印象。只記得他在課程快結束的時候,鼓勵我們多角度分析。張老師滿懷期待地站在講臺上,滿面春風,聽著一個又一個的同學走到講臺上談自己的想法,微笑點頭,示意坐下。

    偶有學生卡殼,張老師不急也不躁,而是耐心地提醒鼓勵。就在那天的課堂上,在勵志班里一向膽小怯懦的我居然也舉起了手,現場做出一條輔助線,第一次在數學課上收獲了掌聲。那堂數學課,我至今記得。我想,恐怕永遠也不會忘。

    那天晚自習,張老師叫我到辦公室。望著我80多分的卷子,我很害怕,害怕到木訥地站在原地,等著張老師的教育和批評。數落我基礎不好?批評我不夠認真?請家長?……他都沒有!他沒有呵斥也沒有說教,而是儒雅安靜地坐在辦公桌前,示意我坐下,用真誠的微笑緩解了我的緊張。他撫著卷子說:“張沁笛,你是個聰明的孩子,繼續努力,你的數學能上120分!”“120”,說真的,我當時想都不敢想!高中兩年,我基本上沒有完整聽過一節數學課,數學基礎薄弱到“△=b^2-4ac”這類基礎公式都要靠小抄才能勉強記住。

    我搖搖頭,捏著衣角扭捏地說:“恐怕…不行…”。

    “不許說不行!”,還是那樣和善的笑,“學習就像爬山,要時刻給自己吹沖鋒號!”張老師鼓起腮,昂起頭,舉起雙手做出吹喇叭的動作說“滴滴答…滴滴答…你要努力向上攀登才行??!”

    霎時間,淚水模糊雙眼。

    從此,這顆數學考到“120”分的種子慢慢地在心理生根發芽。多少個深夜刷題的夜晚,每當想到張老師“滴滴答…滴滴答…”的號聲,十七歲的我心里總是美滋滋的,漸漸地就信以為真,就充滿自信,就很期待考到“120”的那一天。雖然我們都知道,我不一定能考上,但對于一個走過彎路、自卑膽怯的孩子來說,對生活充滿希望,讓她每天過得開心充實,是多么的難得和珍貴!

    記得一次下午放學,我因為歷史背誦不合格被老師留下,趴在教室外的窗臺上訂正。訂正之余,我瞥見了張老師和幾位在食堂吃完飯的同事們走過來了。張老師和同事們談笑風生,走著走著,故意放慢了腳步,側到我身邊,輕輕地敲著我的頭說:“張沁笛啊,你看你!……”只言片語,欲言又止,但那時的我,好像已經完全明白了老師的心思。批評中有提醒,更有鼓勵和信任。此時無聲勝有聲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教室門口的紅磚墻,一排站著訂正作業的孩子,傍晚的夕陽,院墻外挺拔翠綠的樹木,滿懷笑意的張老師,勾勒出青蔥時光里所有的美好和溫情。

    高考時,我腎結石復發,疼痛難忍,吃著止痛片參加高考。高考的數學成績卻考到140+的高分。向他匯報成績的時候,張老師眉眼彎彎地說:“張沁笛,不錯嘛!”

    張棟成老師只教了我一年,但他給我描繪了所有的關于老師的美好。

    高考志愿上,我填了師范學校。畢業工作,當我遇著瓶頸,為著工作灰心喪氣時,眼前總浮現出那夜談話的場景,耳畔想起“滴滴答…滴滴答…”的號角。

    去年秋天,去南通培訓的候機室里,我終于又見到了他,還是那樣圓圓的身材,還是那樣滿含笑意的臉。我高興地走上前去,大聲的喊了聲:“老師好!”

    畢業十多年了,我懷念張老師,也想成為那樣的張老師。

    木里的學生學習基礎不好,作業經常讓我氣個半死,但他們熱情淳樸,總帶給我很多感動。查寢時,他們總是熱情地邀請我進去坐坐;下課后,幾個孩子站在講臺上爭搶我的布袋子,最后用猜拳的方式贏得了幫我把包放回辦公室的機會;中秋節的假期值班,他遞給我一個石榴說為了緩解我的相思之苦;今天上完《背影》,平時不愛說話的孩子跑來告訴我:“張老師,你的課讓我好感動,我想給爸爸打個電話?!蓖碜粤暻?,幾個孩子為了換一張心愿卡,在教室里捂著耳朵翻著白眼背課文。

    這些畫面多么熟悉??!拼命想在老師面前證明自己,吸引老師注意的他們,像極了曾經躲在教室角落里的我。

    “張老師,你說…我這次能拿一張心愿卡嗎?”看著班上同學都有心愿卡,小扎西忍不住湊過來問。

    “能??!”

     “加油!滴滴答…滴滴答…張老師給你吹著沖鋒號!”我看著他,鼓起腮,昂起頭,學著張棟成老師舉起雙手做出吹喇叭的樣子。

    這簡單的對話,下意識的動作,讓那些年青春的回憶,青蔥的往事被神奇的瞬間勾起……

    我期待,多年之后,在城市的街頭,晚會的現場,嘈雜的菜市或者是郊外的河邊,不經意間,有個熟悉的陌生人走到我面前,對我真誠的說一聲:“老師好?!?/span>

    因為,你對我的好,我都知道。

   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影院日本